上周经不住同窗三年的德籍好友Tim三番四次的盛情邀请,我前往普鲁士德国游玩了一番。作为一个古典艺术和音乐痴迷说实在我对此次德国之旅完全不抱任何期待。本以为仅是一次普通访友没想到竟然收获了收藏生涯以来最大的惊喜——一台罕见古钢琴。这个稀世珍宝简直是上帝送给我大的礼物。第一眼看竟被感动到热泪盈眶,像久别重逢的恋人,又像灵魂深处最初的悸动。这么说一点都不过份,如果你也和我一样,是一个古董的超级痴迷者。

所以实在忍不住,要把这个刚刚结识初恋情人介绍给大家!

赴德的第二天下午,我与Tim刚参观完博物馆,朝大街西南方走去,仍沉浸博物馆历史文物的我忽然被一阵悠扬的琴声吸引,细听竟是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my heart will go on》。我十分惊讶在拘谨严肃的德国街头,竟会有如此浪漫的一面上演?带着好奇,我生拉硬拽的强迫Tim陪我一起热闹。

image.png

Tim个冷感的家伙,喜安静,因此极大不愿意的被我拉人群中来。挤进水泄不通的人群,看见一位帅气迷人的男子在忘情优雅演奏冷峻线条,迷人的微笑……估计现场一大波粉丝迷妹都拜倒在他西裤底下。但真正让我腿软的,不是那个英俊的男子,而是他快速悦动修长十指一台演绎出悠然曲调的红木三角钢琴。古红木、若隐若现的纹理、通透音色、清晰可辨延音……所有的细节都告诉我,它至少拥有上百年的历史,是一台价值不菲的古董钢琴。

钢琴从最初发展到现在仅300多年的历史,加之体型庞大,转移困难,保存不易受战火和政治动乱历史因素的影响,能达上百年历史的钢琴极为罕见。压抑住内心的激动,闭眼倾听,打算静心欣赏这悠然琴声

image.png

Tim见我看得痴迷,一向冷感的他竟仿佛着了魔咒般,开始话唠模式。在他兴致勃勃的 “炫耀”下我得知,演奏者Arne Schmitt,是附近一位远近闻名的街头钢琴表演家。手中这台印有Wanckel&Temmler字样的古董钢琴,是一个创建于1845年,来自世界音乐发源地莱比锡的品牌,拥有皇室血统和深厚历史底蕴

image.png

自己的判断得到证实,我感到兴奋无比,继续追问古董宝贝历史。Arne Schmitt听到了我们的谈话,似乎找到了知音便开始和我们兴致勃勃的交谈起来。他的介绍下,我们古钢琴一段华丽优美的历史折服。

image.png

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德意志处于一个新旧交替的时期。Wanckel和Temmler是两位专业造琴师,受邀为德国萨克森皇室制造钢琴。Wanckel是改革派的一员,源于对自由的向往,他创造了品牌第一批钢琴,“翼”,并萨克斯皇室指定为皇家收藏乐器。随着一战的爆发,钢琴消失了一段时间。1912年Wanckel将家族珍藏的一台“翼”Flügel出让给泰坦尼克号大副Charles Lightoller,在英国奥林匹克级邮轮——泰坦尼克号处女航途经法国瑟堡-奥克特维尔撞上冰山后,钢琴随船沉入深海,成为一个不朽的传奇。目前,莱比锡大学乐器博物馆收藏保存得更好的“翼”钢琴,具体是否为泰坦尼克号那台,已不为人知。

·image.png

Arne Schmitt说完继续开始了他忘情的演奏。my heart will go on》优美的旋律悠然回响,带着皇族古钢琴周游演出,似乎是他致敬传奇的一种方式。